wugua

做个人

三生缘

旧上海设定

私设

真人无关

想了想还是把第三章发掉吧 哈哈


Chap 3  成年礼


李振洋带着灵超走进一间公寓,让灵超亲手开门。他也不去开灯,反倒是借着楼道里的灯光点上了几根蜡烛。随后他走到灵超身后轻轻搂住他的腰,在他耳边轻声道,“看看桌子上是什么。”


桌上放着一个普通的黑色纸盒,这样的颜色仿佛与生日这般高兴的日子完全不搭调。但这没有影响到灵超的心情。他兴奋地打开盒子,里面躺着的是祖母绿的宝石,银色的镶边里还欠着细钻。旁边一块几乎一模一样的绿色宝石,唯一的区别是另一块镶着金色的边。


李振洋变魔术似的拿出两条链子,将银色的那条穿入银边的宝石里,“果然银色是最配你的,称得你精致的很,像个富贵的小少爷。”

“倒是你,借着我生日的名头还给你自己买了个礼物,”灵超虽然嘴上这么说,却从李振洋手里接过那条金色的链子,将宝石穿成一条项链戴到了李振洋脖子上,“是挺好看的,你现在像个暴发户。”

李振洋听了也不恼,两只大手伸到灵超的腰间挠起了他的痒。一时间狭小的公寓里全是两人的笑声。直到灵超笑的肚子也酸了,李振洋闹得气喘吁吁了,两人才作罢。蜡烛的火光随着二人的呼吸飘动着,照着两人的脸和脖子上的新项链。绿色的宝石倒映混着金银链子的色调反射在两人的脸上。


灵超看着李振洋,他从未觉得此刻两人的距离如此之近,他也不自觉地将双手楼上了他的脖颈,闭上了眼,依着本能寻找他的双唇。李振洋也揽过了他的腰将两人的距离拉地更近,两人的腰身紧紧贴在一起,脖颈上的项链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李振洋将手掌伸进了灵超的上衣一遍遍地抚着他柔软纤细的腰肢,就如同一直来对待他一样,轻轻的,柔柔的,像是对待一直精致的银制作品。褪去了衣物的包裹灵超仿佛一只未经雕刻的小象乳牙,乳白色的,柔软而青涩。李振洋看得有些痴了,而灵超却直起了身,将挂在李振洋脖颈的项链叼起来凑到李振洋面前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李振洋知道他们都准备好了,他一边亲吻着灵超一边任由他帮自己解开衣物。两人一丝不挂,剩下的只有微热肉体之间的摩擦,从二人唇齿间发出的喘息和两人脖颈上的项链相互碰撞,叮当作响。

他们在只有两人的公寓里相互交融。在灵超十七岁到十八岁,从未成熟到成年,两个人彼此交换,无比亲昵。


他想要占有他,因为他会是他的恋人,他的家人,他的希望,他的归属。

对他而言,他喜欢他,也许是爱他的。


那天晚上,李振洋做了个梦,他们穿着长褂,留着长发。他们是同姓兄弟却有着爱人间的亲密。他们守着这点见不得光的爱情,像在黑夜里等待着一颗种子的发芽。但他们两人是长在李家土地里的苗,结在一棵树上的果,生在这片土,死在这块地,就算臭了烂了,也都要成为李家的肥料。


梦中之事虚幻飘渺,梦中人望着镜中花,做梦者如看水中月。一睁眼,似真似假;再眨眨眼,才知不过梦一场。


他侧过脸望着枕边人,梦里荒谬,现实烦恼。但这些都可以暂且抛开。

他起身下床,走进厨房做饭。灵超被他的动作惊扰了,翻了个身,漏出大片肌肤。白色的乳象牙齿已有了成熟的痕迹,他在不断长大,成熟。却依旧散发着原始的,未经雕刻过的光泽。光照在他脖颈的绿宝石项链上反射在灵超裸露的身体上,好像是披上了一件绿纱。


李振洋知道,少年是自由的人,但他不是。他缓缓走到灶台旁,下了一碗碱水面,没有油水没有配菜。干干净净,放在蓝边瓷碗里。他端到床前,灵超正看着他。


“成年快乐,补给你的长寿面。”


tbc


在这一章灵超从未成熟渐渐成熟,但他却依旧保留着对李振洋的包容和单纯的喜欢,他没有受到过多的文化上的影响。(指的是中国式的眼光及思想,因为李是混血,所以中国人会不能完全接受他。啊啊啊解释的不很清楚希望你们能懂!)


至于“梦中人望着镜中花,做梦者如看水中月。”是指梦境中两人的感情就像是镜子里的花,很美但却是可望而不可得的。做梦者就不用多解释了,说的就是李振洋在做梦时不真实之感。


至于项链是灵超鹅在理行李的时候有一条银的,木子洋在always online戴了一条金色的。不知道是不是同款,但真的很适合他们。灵超适合银色,木子洋很适合金色。

对,没错这个文从always online和小半写到现在 ( ꒪⌓꒪)


项链同时也是一个契机,而这一章也解释了他们的上一世。所以两人之间一直有着一定默契的。也解释了第一章最后灵超好像看透了李振洋的心思,说他是个有本事的人。(等一些列别的地方)


想表达的和写的有一定出入,希望不会造成大家阅读时理解上的障碍,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也欢迎指出!

and ball ball 你们给我评论好么😭

三生缘

旧上海设定

私设

真人无关


Chap 2  生日与归属


此后,李灵二人走的越来越近,李振洋不但会去舞厅听他唱歌,白天都会抽空去找他。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快一年。


那日李振洋带着灵超去泳池,望着少年的眼里满是纵容。少年是不会游泳的,他便耐心的托着他让他在池子里飘着,就好像这近一年来一直小心翼翼地托着他,生怕一不小心磕在地上就碎了,就没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李振洋嘴角微微上扬,也起了使坏的心思,把灵超微微举起扔进了池子里。少年下意识地抓住他的手臂努力站起,喝了几口水后看到李振洋笑着扶着他,气鼓鼓地推开了男人。李振洋也不急不恼,向后倒去,游到一旁,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少年。这些时间和少年呆久了,自己竟也变得有些孩子气了。


正当两人玩闹着,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两人原本快乐嬉闹的情绪。“听说你这小一年都和一个小孩混在一起,怎么,二弟你不介绍介绍?”

李振洋看清来者后脸色变的有些难看,“大哥。”

“弟弟,虽说家里人都知道了,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你这样天天在外面和个小男孩鬼混,我和父亲脸上多少有点挂不住。”

“你和父亲向来都觉得我丢人,多一桩少一桩还有差么。”李振洋嘴上无所谓,却下意识地挡住身后的灵超。

“这自然是有的,不过我和父亲是无所谓的,只不过你和你母亲可就不太好了。”

哗啦啦......

“大哥,你该走了。”李振洋从池子里站起身,水滴滴答答的从他身上躺下来,引起一澜澜水波,直到触及半没在水里的灵超才缓缓停住。


大少是李父前任妻子的儿子,妻子死了,便娶了李振洋的母亲,之后也有了李振洋。李振洋的母亲是个东洋女人,融不进太太们的圈子,只好成日呆在家里,他的父亲不喜欢他这位异国的妻子,娶了这个女人只是想让他的大儿子能有母亲也为了能在工作的时候少受点麻烦。


李振洋从小便知道他父亲看不惯他们母子,只是他的母亲却一厢情愿地想要讨好父亲,让父亲多看看她和她的儿子,她自认为只要自己日复一日地坚持,她的丈夫就可以忘记过去。但她却没有想过正是她的身份让她永远也入不了他的眼。李振洋不止一次听到别人在背后叫他小杂种,混着东洋的血液也让他陷入尴尬的处境,从小到大一向如此。


“洋哥,洋哥。”灵超有些担心地看着他,刚刚二人的对话就算连傻子都可以听出浓浓的火药味儿,“不开心了?”

李振洋感叹总让少年看到自己不好的情绪,“你洋哥没事,明天就是你生日,晚上带你去餐厅吃晚饭。好不好?”

灵超有些看不懂他了,但少年人听到去外面吃饭也有些开心,一时间也顾不上问什么了。这些时间也让他更喜欢和李振洋呆在一起。


银质的刀叉放在镶金瓷盘子的两侧,在纯白色的桌布上显得精致优雅。直到食物的油脂和汁水将它们弄的一塌糊涂。李振洋微微皱了皱眉,抬眼看到的是灵超专注地对付着面前的食物。他不自觉地放柔了眉心,“超儿。”

灵超猛地一抬头,他极少会去高档的餐厅吃饭,还以为是自己的吃相不好看,不由得脸上一红,忙拿起一旁的餐巾擦嘴。

“不用擦了,很干净。”这样可爱的举动让李振洋喜欢的不行,“等会儿吃完了去我家里好不好,我给你准备了惊喜。”

“可是你家里有你大哥和你父亲。不好。”

“我自己的房子。”李振洋拿食指轻轻蹭了蹭少年的手背,“已经和你叔叔说过了。”


当他们从餐厅出来,天已经黑了,街边的灯光和舞厅的招牌却照的整条街都亮堂堂的。在上海的人们,把一天24小时过的满满的,不浪费一分一秒。夜晚和白天几乎没有分别,有分别只有人与人。李振洋一反往常地紧紧握住灵超的手,好像抓住这个人自己就什么都有了,但他的手却在微微发颤。灵超抬头看着他,白织灯光笼混合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照着他,显得滑稽又格格不入。但灵超却紧紧地握住了他,好像他们本该如此,甚至更加亲密。像一对恋人一般心意相通,甚至更多。李振洋的手颤地更厉害了,他将他们的手指紧扣,掌心相贴。他想要更靠近身边的人。


tbc

李的身份和处境是很尴尬的,因为他不被家人接受,而他的混血身份注定了他不被中国人接受,也不被东洋人接受,

所以他的处境很尴尬,但灵超是年少的,他就像一张白纸。对于李他没有过多的偏见。所以李很喜欢灵,对灵的感情也不止于好感甚至爱情,也有一种归属感。

想表达的东西可能没有很好的传达出来,如果愿意继续看的话可以留言,也许会继续更。

希望能得到鼓励啊,哭哭

三生缘

旧上海设定

私设

真人无关


Chap 1 夜巴黎的象牙银镜


铃铃铃铃......


方正的宅子里不断回响着电话铃声,混着蝉鸣显得异常烦闷。一个身型高挑的青年人穿着贴身的衬衫纽扣从腹部到脖颈一粒一粒地扣住,金丝边眼镜轻轻挂在耳朵上,颧骨的棱角和狭长的眼睛仿佛要将人划开看个彻底。


“喂”

“振洋,今天晚上夜巴黎,来不来?”

“做朋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你是知道我的。”

“诶,这次的不一样,你来就知道了。”不等青年说些什么,电话那头便没了声音。


夜色给所有人罩上了一层隐身衣。上海的夜却是灯火通明的,舞厅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就算是街上匆匆赶回家的过路客也不免披上了暧昧的光线。


李振洋手上把外套放在一旁,眼睛却半闭着盯着他,一边缓缓地依在椅子上。

“嘿呦喂,二少,可别这么看我我,这次可不如往常,不是普通歌女”,不等好友再说些什么,一个身影已缓缓地朝台上走去。

这哪是什么舞女,舞台上分明地站着一个少年。

木子洋微微抬眉,倒也有些愣了。好友见他这副模样心理便知后几天不用受他冷眼了。


舞厅是供人寻欢作乐的地方,少了个妩媚的女人在台上妖艳地吟唱不免让人有些兴致乏乏。

李振洋却觉得台上的少年格外好看。

白色的衬衫配着微微立起的荷叶领花边一路延伸,直至消失在束住腰身的暗纹西裤里,高腰裤前的几粒银边纽扣在灯光下随着少年的动作晃动,银光闪烁扰地他心直发痒。细细的手臂从袖口中滑出,银镯半挂在手腕,尾端的银链子晃啊晃,仿佛就是少年要抓着银丝飘进他怀里。


少年清澈明朗的歌声,像是一面镶着象牙边的银制镜子,乳白的边光滑柔软,银面却闪耀明亮。李振洋自认听过比这好听百倍的歌,但也忍不住被少年吸引去了。

不知是不是他眼神过于热烈,倒也引来了少年回望的目光。

铃铃铃......

银镯与银链碰撞的声音在噪杂的舞厅无比清晰。


再长的歌也不过短短几分钟,好友不住地问“怎么样,都和你说了不是舞女了,这是经理的侄子。”

“是挺好的,你帮我叫他我来,我想和他说说话。”


不一会儿少年匆匆走了过来,“李少叫我?”

“坐吧,想要喝什么,”刚刚离得远,五颜六色的光衬的少年的脸都有些模糊,此刻离得这般近想不到少年比台上好看数倍。

“不必了,不麻烦。”

“那就果汁吧,你刚刚唱的很好,我很喜欢。”

“谢谢李少爷,”少年毕竟还小,被人夸奖还是忍不住欢欣雀跃,嘴角也咧的更开了。

“你叫什么名字?”

“灵超”

“灵超,这是首单恋人的歌,你这么小倒是也懂的不少。”这般问着实有些刁难人了,第一面就打探隐私着实不妥,有教养如二少爷,此时却也忍不住在意。

“少爷,灵超今年十七不小了,虽没经历过情爱之事但也有写过一些小说。”

少年在台上忧郁纤细,台下却又有属于十七的活泼,十七啊,是个好年纪。

“这样么。正巧我的好友开了间报社,你要是有兴趣可以让他在报纸上给你登些你的小说。”

少年一听要将自己的小说登报,脸瞬间高了几分温度,“这都是我瞎写的,朋友间看看也罢了但要登上报纸我是丢不起这个脸,谢谢李少好意。但我也有些好奇,您的朋友是开报社的,那您又是做什么的?”

“我不如他那般有出息,不过是个纨绔子弟靠着家里养活罢了。”说到这里,李振洋的脸不自觉地有些冷了,半垂的眼遮住了他眼里的涌动。

刚刚还面容带笑的俊朗男子一下就沉了脸,少年不但不觉尴尬反而脱口而出道“二少是有本事的人。”

这下轮到李振洋愣住了,一面之缘的少年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看透了他的烦恼。简单的一句场面话,熨平了二少爷积压在心头的褶皱。

tbc

第一次写文 不好的地方请多包涵,也欢迎指出。

灵超在我心里是个很精致的人就像一面象牙边的银镜。而木子洋给我的是一种贵公子的感觉(尤其是always online里的造型)

夜巴黎这个名字源于白先勇的《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不擅长取名就选用了文中舞厅的名字,请不要太在意。